当前位置: 新闻动态 >>我身边的教学人之“优课篇”(三):王海啸|用艺术家的眼光守护学生长成参天大树
我身边的教学人之“优课篇”(三):王海啸|用艺术家的眼光守护学生长成参天大树

优质课程名称:大学英语(层次一)

开课时间:周一第7-8节、9-10节

开课地点:仙I-414

嘉宾简介:王海啸,198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外文系英文专业,并留校从事大学英语教学工作。1985-1986年在英国兰开斯特大学学习,获语言研究专业硕士学位。1996-2001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获博士学位。历任南京大学大学外语部教研室主任、部副主任、部主任等职。现任大学外语部教授、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兼任教育部高等学校大学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秘书长、江苏省高校外语教学研究会副会长、江苏省外国语言学会副会长、中国英语教学研究会计算机辅助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政协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常委等职。所主讲的《大学英语(层次一)》入选南京大学首批“百层次”优质课程。

 

                                    王海啸|用艺术家的眼光守护学生长成参天大树

11月15日,南京大学十百千优质课程建设项目教学“传帮带”启动仪式上,作为导师代表之一的王海啸送给年轻老师的礼物,是一枚装在玻璃杯里的、小小的绿色嫩芽状书签。将这个精心选择的礼物送到年轻教师手中的一刹那,王海啸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流下了眼泪——“就好像是把接力棒交给了年轻的一代”。这个接力棒承载的,是对事业传承的期待和对教师品格的坚守。他希望年轻的后辈们能像园丁一样,守护一棵棵嫩芽长成参天大树。

 

学英语VS教英语:从一个人的事儿到一群人的事儿

因为上学早,高中毕业那年王海啸只有16岁。不够年龄下放农村的他在家乡的中学里做了一名临时的英语代课教师。

“当时那个学校缺英语教师,我的功课里面英语又比较好,于是我就选择教英语,现在想起来感觉有一点可笑——我当时16岁,教高二学生,农村学生有很多都是十八九岁。但是因为我个子比较高又戴副眼镜,所以他们也不知道(我比他们小)。”这段长达三年的代课经历作为“外在的历史机缘”,与“自我感觉在语言模仿方面有天赋”的内在原因一起,促使王海啸在当年高考时选择了英语作为专业。事实上,他对于英语的兴趣也是起源一个机缘。“文革”期间学校没有开设完整的英语课程,但是王海啸很幸运地遇见了影响自己一辈子的启蒙老师。“我还记得这个老师叫钟志高,他很负责任,经常给我提供很多(英语学习的)材料。我自己也喜欢学英语,还买了一本小小的英汉词典。”

进入南大学习后,作为一个英语专业的学生,王海啸保留了朗读、背诵、词汇学习等传统的学习方法,同时也训练自己在生活中运用英语,培养自己的思辨能力。

“我个人的学习方法很简单,就是背我们的精读课文,学一篇背一篇。到了期中考试的时候,别人还在做练习,我就只需要把这些课文再复习一遍,靠语言感觉去答题。跟中学学习不太一样的地方有两点:第一点是语言在生活里的使用;第二点是,我发现到了语言学习的高阶段,很多交流的问题都是内容和思辨能力的问题”。王海啸还记得大学时同学们为了练习英语而结对子对话,学习口译时一边看电视、一边将内容翻译出来,尽量在所有非语言课程中都用英语做笔记。“注重语言的使用,就是你脑袋里面要尽量整体全面地用它思考,不从课本里而要在生活里学英语。”为了提高自己的思辨能力,大学三四年级时王海啸花了很多时间到文史哲系科听课。这些自己当年的学习经历,现在依旧会体现在他的教学理念中。

谈到英语教学,王海啸介绍说,“如果说学英语是一个人的事,教英语则是一群人的事。在学生不同的学习阶段,教学的focus(目标)也应该有所不同。从82年留校任教到现在,30多年的教学里,我发现不同阶段的英语教学会有不同的侧重点,比如早期可能更多的是打基础,因为学生水平比较差;到了后来就更侧重于培养学生去应用英语、提高他们对语言的兴趣。”王海啸用自己学习弹钢琴的心得做比喻,他说,自己学习钢琴经过了三个阶段:初期练习小曲子——培养兴趣,使学习者不至于因为困难而厌恶放弃;第二个阶段学习一些为了训练技巧而设计的练习曲,这个有点枯燥,但这是必须要学会的;第三个阶段又回到曲子练习——但此时要在弹奏过程中表现个人的理解和情感。“如果第二个阶段是培养规则,那么第三个阶段就是要打破规则,体现个性。”王海啸说。

“在我的英语教学中,我希望学生们通过对自身学习和生活的思考、对社会问题的思考去使用英语,这是第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是我希望通过培养学生对不同策略和方法的使用,让学生的英语学习更加有效。例如在进行学术文章阅读时,一般的教材里面更多侧重分析文章的语言篇章结构和特点,而我们会更进一步——它的结构和语言特点为什么是这样?它通过怎样的策略使表达更有效?或者说我们来看两段话之间的逻辑关系,文章中有些东西说了,有些东西没有说,没说的东西,怎么能够把它挖掘出来?怎么能够欣赏到这个语言的魅力?我们要让学生不是单纯从技巧的方面去学习,而是真正学到文章的内涵,欣赏到语言的美。”

                                                                      王海啸教授

          

                                                         摆正英语的“工具性”和“人文性”

在王海啸看来,对于中国学生来说,一个重要的任务是摆正语言的工具性和人文性的关系。

“语言的工具性,指的是我们要能够通过语言学习让学生看到英语在生活、工作、学习和社会交往中的应用,所以现在有一些老师提倡project-based教学(项目式教学),意思是要让学生去做一些与语言有关系的事情,做中学。例如在处理李开复写给他女儿的一封信时,老师会让学生用英文去给他们的中学英语老师写封信,然后让老师用英文给你回一封信。这个目的何在?就是不仅要学习信的格式,而且通过这个任务使阅读有了目的。”这样的教学方式还能够发现原先英语学习对生活覆盖不够的缺陷,通过对“生活中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情景,使用到什么样的语言”的反向思考,让英语变得更实用,渗透到学生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高校大学外语教学指导委员会最近研制的《大学英语教学指南》,也就是全国性的大学英语教学指导性文件,与老版相比有一个变化:以前的大纲中说学习英语是‘为了学生未来的学习、生活和工作需要’,现在把它改为是为了使学生‘在学习、生活、社会交往和未来工作中能够有效地使用英语’,也就是说学习和使用英语是为了未来去做一些工作,但更是为了正在进行的事情,满足当前的需要。”

而语言的人文性,在王海啸看来,是体现在超越专业的界限上。“对于目前分专业的教学来说,英语还承担着帮助学生进行打破这个专业界限和国际界限的任务。”因此,老师们在选择教学材料时要有广泛、国际的眼光。“比如我上课时曾问过学生一个问题:英语在世界范围内的使用与哪些因素相关?职业?年龄?社会地位?性别?前面几个因素较好理解,但是性别因素学生觉得不好说。那么这时我就可以介入,对学生说,不要只关注我们的学校,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国家——我们现在在南京,向西部走,到重庆去,到西藏去,到阿富汗去,到巴基斯坦去——这时你可以很容易地判断,英语的使用是跟性别有关系的。这就是一个扩大眼界的过程,这个主题事实上不是我教的,但是我们挖掘刚好出现在身边的问题,我们就可以用一个世界性的眼光去思考问题。通过语言这个工具可以看到一个国家的文化,看到社会很多方方面面。”

“另外,当我们把英语看做一种工具的时候,就好像要把工具和人文教育对立起来。但是有很多东西是没办法对立的。当我们分析这个世界时,我们会人为地把世界分割成很多区域,但这个世界本身是相连的,所以我们现在提倡学科交叉、学科创新。学英语其实不能仅仅为了用英语去做事情,而应该从中学习到一些方法,从语言当中体会到一种文化。”王海啸说。

                                                    年轻时的王海啸

 

                                      “有时候我问自己:我现在还是在教英文吗?”

王海啸说自己常常是教学创新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博客的资深用户、校内网的初期使用者、在批改网还在搭建时就加入使用、将在线课程和手机教学APP应用到课堂……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影响学生去不断学习、不断追求。每一周上课前,他都会花很多时间准备上课内容,将一周的新事件融入到课堂中。大学时期王海啸听过南大中文系王希杰教授的修辞学课程,被老师清晰的逻辑思维和流畅的教学风格深深打动。“王老师教的内容我现在都忘了,但他对学术的专注和体系的把控,一直在影响着我。”王海啸要求自己对学生有信任、希望有允许学生犯错误的空间、把语言教学与学生的素质、学术素养和人格培育融为一体。他说:“有时候我会问我自己——我还是在教英文吗?”

王海啸说,他很敬佩两类教师:优秀的幼儿园老师和高职教师。“幼儿园老师面对的孩子们不懂事,闹。高职老师面对的学生可能基础相对更加薄弱一点,这些老师都很不容易。我参加过很多教学比赛,高职的老师们都很投入。这也是我想通过这个嫩芽状的书签礼物传达给年轻教师的。”

“书签的价值在于一辈子与书为伴,书,也就是知识。作为一个老师,你的价值在于你这一辈子要与知识为伴,你有知识,才能让你的学生有知识。另外,别看这个嫩芽现在还很小,但十年、百年以后就是一棵参天大树。当老师面对学生时,不应该把他们看作是不懂事的孩子,要想象他们十年以后会怎么样,50年以后会怎么样。第三个含义是,大家开始时都看不出这个东西是书签,因为我们的思维会被我们通常所认知的‘典型’书签形状限制了。但是老师的一个职责就是要打破学生的固有思维定式。最后我还想分享一个感受,我前几年在印度出差的时候看到当地有一种出租车,他们叫嘟嘟车,这种车实际上是很破的,但是有人把它做成了书签,它就变成了一个艺术品。其实老师也是一样,在老师面前,没有哪一个学生差、哪一个学生好,老师的任务,就是用一个艺术家的眼光去发现学生身上的价值,让他们去成长、去发展,这样‘神奇’就会发生在所有学生身上。”

目前,王海啸教授和他的团队已确定了《大学英语》优质课程的建设目标和实施方案。这门课曾经是国家级精品课程,后来又成为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现正按照教育部和江苏省教育厅的要求,将其打造成为精品在线开放课程。一方面,通过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有效提升南京大学学生的英语应用能力,另一方面,秉持“在线、开放、共享”的理念,让校外的学习者也能分享南京大学的优质教学资源,并以新的教学理念和实践引领中国高校的大学英语教学。

采写|李昕、匡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