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教师培训 >>[教学工作坊]做MOOC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过程控制
[教学工作坊]做MOOC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过程控制

4月19日,中心邀请大学计算机基础教学部张莉副教授、社会学院陈昌凯博士联袂主持慕课制作研讨。张莉副教授的《用Python玩转数据》和陈昌凯博士的《心理学与生活》、《手把手教你心理咨询--谈话的艺术》在国际平台Coursera和国内知名平台中国大学MOOC上都非常受欢迎,选修人数众多。

张莉副教授首先介绍了《用Python玩转数据》的制作过程及其上线后的课程维护。她在前期调研上投入了很大精力,研究了国内外知名平台包括Coursera、edX、中国大学MOOC等平台上的计算机编程课。从课程受众出发,多次和同事商讨,寻找切入点,搭建课程框架,进行内容设计。

她认为,MOOC制作的基本原则就是,将故事讲得吸引人。所以,实际制作课件和录制视频时,她想尽办法使视频“动”起来。譬如,编程数据选取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财经数据,在课堂、办公室、图书馆、股票大厅等多地取景,尝试多种视频拍摄形式包括出镜讲解、录屏、手动演示、动画等。张莉副教授认为,非视频部分包括作业、考试等也是MOOC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利用好,可以让学习者更好地投入学习。她建议充分利用课间提问(in-video quiz),在视频中间插入提问,可以更好地承上启下,也可以让视频画面更好地“动”起来。

课程上线后,课程维护也是需要投入时间的,尤其是编程课,需要经常答疑解惑。她请助教进行日常维护,收集难题,自己负责解答。助教的协助可以大大减少老师的工作时间,提高效率。同时,她希望课程就像编程软件一样,能够不断更新、迭代。她通过分析讨论区和翻转课堂的学生反馈与评价,了解学生学习情况,对MOOC内容做出及时调整,这对于让MOOC持久保鲜、不停吸引学习者是非常重要的。

张莉副教授总结了自己对MOOC的一些思考。她认为,课程类型、主题、受众的选择很重要;要与时俱进,积极扩展、迭代已有课程内容;课程制作需要团队合作,制作公司、助教等不可或缺;要充分利用MOOC所带来的大数据,将教学和科研结合起来。最后她用一句话总结其MOOC制作心路历程,“做MOOC是一种情怀”。

陈昌凯博士同样认为“做MOOC是一种情怀”。做MOOC,是希望通过大众媒体树立正确的心理学观念,将似是而非的“江湖术士”挤出公众视野;做MOOC,不是为了替代课堂教学,而是为了作为翻转课堂的先导课程,更好地服务课堂教学。

为了把MOOC做得更有吸引力,他总结如下几点:

一、课程建设需要一个团队,助教、制作单位缺一不可。助教可以负责收集素材、和老师共同撰写讲稿,可以帮忙制作,上线后可以协助课程维护包括日常讨论区运营。制作单位可以帮忙将课程设计实体化,但是制作公司不熟悉专业知识,所以不能过分依赖他们。而制作团队的核心——教师,负责课程设计以及严格把控课程制作,制作过程中不仅不能完全依赖专业外行的制作公司,设计过程中也不能迷信多媒体,多媒体只是服务知识点的呈现,课程内容更重要,不能喧宾夺主分散学习者的学习注意力。那么,应该选取哪些知识点作为课程内容呢?兴趣点的收集与市场调研就可以请助教帮忙。

二、MOOC的基本组成元素--视频是有规格的。心理学上有“八分钟约会”的说法,即注意力集中只有八分钟,所以建议每个知识点视频不要太长,控制在八分钟左右。那么这短短的八分钟如何让学习者不会最小化视频窗口呢?要在30秒内将重点抛出,抓住眼球,然后再循循善诱。

三、心理学学习,要努力帮助学习者产生代入感,能够身临其境投入学习。这方面,他做了各种尝试,包括将心理问题以情景剧的方式展现等。

两位老师分享了各自慕课制作的经验和想法,然后与各位参会老师积极探讨慕课建设中的各种可能问题。比如,1.文科题目如何有效判断对错?答曰:测验是为了帮助学习者更好地自学,不以考核为目的,可以选取机器阅卷的客观题。2.难度大、逻辑强的理科专业课是否不适合做成MOOC?答曰:可以选取部分专题做成MOOC,作为先导课程,更深层次的专业内容可以在课堂上探讨;也可将内容细分,做成系列课程或专项课程,从初级、中级到高级,每门课不宜过长,大约6-8周,让有兴趣的学习者逐层深入,进行系统学习。3.MOOC是否只适合面向社会大众,不适合大学用?答曰:慕课建设最终目标是为了本校教学,提升学校教学质量,应以本科生为基本受众。当然,MOOC放在公众平台,欢迎有兴趣的社会大众选修。